上海人民广场降半旗 向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志哀


这三层意图,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疫”思路如出一辙。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人们不会忘记,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却被下令封口、停止检测。而当消息走漏,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他们又错开“药方”,企图嫁祸他人。

因为发出了一封呼吁拯救舰上官兵的求援信,美国核动力航母“西奥多·罗斯福”号的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尔,在当地时间3日被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利·莫德利解职。

报道称,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主办方和流媒体服务Crave最近推出了“在家看电影系列”产品,观众可以在主办方的Instagram上与明星互动,然后在Crave上播放指定电影。主办方表示,“社交,艺术和电影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感谢所有人的不懈努力,贡献的力量和爱心。当我们再次敞开大门,期待您的光临。在此之前,请保重身体。”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批评说,美海军代理部长的撤职决定无异于“向送信人开枪”。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高层,在一份声明中抨击军方解职舰长的举动。他们说:“在‘罗斯福’号上的舰员面临新冠病毒的危机之际,他被解职是一个破坏稳定的举动,可能会使服役人员面临更大风险。”

据庞星火通报,某女,在美国留学。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城东、西南部小镇、某郊区庄园、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19日抵京,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26日出现咽痛,未报告;29日出现咽干,未报告;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患者自述,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

先从此事的关键点——求援信说起。3月下旬,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快速恶化”,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

首先,这是对克罗泽尔“泄密”的惩戒。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比如,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莫德利的表态说明,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泄密”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撤换舰长,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

主办方发布的声明表示,考虑到当前仍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政府对公众聚会的限制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所以他们正在探索电影放映的新方法,例如其中一部分公映和媒体场次可能选择线上平台或者其他方式进行。声明称,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贝尔电影院和办公室将一直保持关闭至7月1日,以帮助减轻疾病的传播。工作人员将采用在线办公的方式,与之前的购票者保持联系。

奉劝美国一些军政高层,尽早破除遮掩心态和官僚习气,踏踏实实为这场攸关美国民众与军人生命的抗疫之战做些实事吧!4月4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71场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了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相关情况,其中有一病例为美国留学生,在疫情高发国家仍进行多国旅行,并接触过发热和确诊病例。